当前位置:首页 > 本社动态

我和二十一世纪出版社30年

2014/12/31 18:02:49  来源:郑渊洁

  我的作品从1985年开始在二十一世纪出版社(当时叫江西少年儿童出版社)的《小星星》杂志上刊登,我还记得编辑名叫万望明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我的童年是在对地富反坏右黑五类的深恶痛绝中度过的。当我15岁服兵役首次填表时得知自己的祖父的成份是“富农”时,幼稚的我无异于遭受了一次天崩地裂。在我内心世界的天平上,父亲的“革命军人”桂冠似乎不能抵消祖父的“罪恶”。因祖父的富农成份而产生的负罪阴影自始至终笼罩着我5年的服兵役过程。曾有一位贵为团小组长的河南籍老兵找我谈话,他拜托我同富农祖父划清界限。
  麻烦出在我见过祖父,那是一个慈眉善目的乡村郎中,分明不是青面獠牙的坏蛋。那时的我,灵魂尽管被扭曲,但心目中的坏蛋和现实中的坏蛋的反差还是使我对“成份”这一全凭遗传一锤定音的界定优劣的方法产生了怀疑。
  那时我们的童话也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地给动物划分了成份:小白兔、小山羊、大公鸡等有幸被纳入“好人”的队伍,而大灰狼、狐狸、老鼠等则划入“坏人”的行列。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居然还有中间人物:猴子、猫、猪等等。我们的孩子从小被这样的童话误导,我们的国家于是就有了适合产生十年浩劫的土壤。
  国家改革开放后,选择写童话作为谋生手段的我萌生了创办一本名为《大灰狼画报》的低幼童话刊物的想法。笃信“只有想不出来的事没有干不出来的事”的我开始寻找出版社合作。一位出版社总编辑在听了我的创意后吃惊地说:“怎么能用大灰狼当刊名?大灰狼是美帝国主义的象征呀!”
  在几次因刊名遭到有使命感的同行的拒绝后,1986年5月5日下午,我在山东烟台结识了二十一世纪出版社社长张秋林。当我在认识他的10分钟内说出想办一本以学龄前儿童为读者对象的名为《大灰狼画报》的低幼期刊时,我看见他眼睛一亮,我知道一拍即合了。我不得不佩服张秋林的快速判断力。老话说,失败是成功之母。我说,准确的判断力也是成功之母。
  有这样一个故事:清朝乾隆年间,乾隆皇帝南巡到杭州,正好碰上科考。考官将两份考卷呈送乾隆皇帝,说有两位考生水平不相上下,请皇帝裁定。乾隆让考官将两位考生带来见他。乾隆指着西湖的景色对两位考生说:“朕有一上联:烟锁池塘柳。令你二人对下联。”考生甲听完上联,立刻说自己对不出来。考生乙冥思苦想半天终究也没有对出。乾隆钦点考生甲为状元。考官和大臣们不明白。乾隆说:“朕出的上联乃绝对,偏旁部首遍含金木水火土,谁人能续?于瞬间断定不能对者,才华必然出众。”
  由此可见判断力对于一个人的事业成功之重要。
  《大灰狼画报》自1987年创刊至今已经走过了28年的历程,拥有过不计其数的学龄前读者。在今天的中国低幼期刊领域,《大灰狼画报》处于有目共睹的前沿位置。这是一个奇迹。掐指算来,《大灰狼画报》最早的读者现在应该已经步入青年行列了。如果他们爱地球上的所有生命——当然包括小白兔和大灰狼,《大灰狼画报》就没白办。
  我笔下的大灰狼罗克最早是以连环画形式从《大灰狼画报》创刊号起在该刊连载。随着罗克的读者的年龄的增长,他们不满足于通过连环画与大灰狼罗克“共舞”了。在读者的要求下,1995年,我将大灰狼罗克“提拔”到《童话大王》月刊以文字形式与读者见面。《大灰狼罗克》目前共有213集。
  大灰狼罗克堪称一匹后来居上的耀眼黑马,一跃而成为我的童话王国中的第5号人物,彰显尊荣。
  2005年,我的所有童话作品授权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出版,签约10年。我和二十一世纪出版社的合作进入新阶段。奇迹在继续。
 

来源:《中华读书报》2014年12月31日

责任编辑:董晓辉
您是第

位读者

首页| 集团信息 | 企业文化 | 新闻中心 | 业务体系 | 合作伙伴| 焦点作家